• 不知不觉,在香港的交流学期已经过半,相比内地多数大学18周的学制,香港学制更为紧凑,要求学生在仅有的13周时间里完成45门课程的学习。两个月来,我慢慢适应了这里的教学节奏,通过比较,对大陆和香港教学模式之间的异同有了自己的认识。在这儿,我将自己的所思所想与大家分享。

    从语言方面来看,香港多数大学以英语为主的授课方式为学子创造了很好的语言学习环境,耳闻目染之下,听力和口语水平能显著提高。由于香港的本地学生从幼稚园开始就接触英语,一些甚至在国中时已接受全英语教学,所以英语基础较薄弱的内地学生刚来香港会有些不适应。如果决心要去香港求学,不妨抓紧毕业后的暑假时间,多听多读多写,有意识地让自己先适应起英语学习环境。这点尤为重要,身边的一些内地同学都反映“很多时候不是课程本身很难,而是在学习上遇到语言障碍降低了学习效率”,过了语言关,掌握英语这门“工具”才能在香港的大学“生存”。

    从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上来看,内地大学多以教授讲座的形式授课,教学内容相比香港在广度和深度上有更高要求,尤其体现在理工科专业上。换句话说,一个内地较优秀的毕业生在知识结构上相比香港学子更加完善。但是,香港的教学特色在于它除了有教授讲座环节外,每一门课程都会设置相应的Tutorial(辅导课),这种辅导课不是对讲座内容的简单重复,也不是机械地进行习题训练,而是教你如何“应用”课堂所学,譬如资讯系统专业的辅导课会指导与所学相关的软件的应用,从现实生活中抽取丰富的案例,指导你进行数据分析和整理,又如文史专业的辅导课会指导你掌握科学的研究方法,告诉你如何应用科学的软件进行知识管理,最后得到可靠的研究数据。这种“应用性”强的特点几乎辐射到每一门课,使你学完之后知道自己能用知识来做什么、怎么做。如今,不少人在诟病内地大学的学习只是高中学习的一种延续,诚然这种说法有些偏激,但香港的“能力化”教学模式的确值得内地大学借鉴。

    最后我想说,学习最终是自己的事情,内地大学有自己的优势,香港也有独到的地方,我们很多时候都在比较去哪里读大学更好,但忽略了学习的主体终究还是自己。香港丰富的教学资源、良好的硬件设施在一个厌学的人眼中终究只是摆设,父母相对高昂的教育投资也将随之付诸东流;同样,内地名教授丰富、深入的知识灌输对毫无求知欲的学生来说也只是对牛弹琴。关键是把握好自己,只要做到这点,无论在哪里都有成功的机会。                                           

  • 海外游学感想

    ——生活、学习、旅游小记

     

        201087,经过11个小时的飞机,1小时的跨海隧道火车,以及2个小时手提大行李的迷茫寻路,我们一行三人终于抵达了瑞典隆德市。对瑞典的初印象,是它蓝得水晶般剔透的天空,清新宁静的环境,晚上9点多才落下的太阳以及当地人悠闲自在的生活模式。

    瑞典的基础设施非常完善,饮用水可直接从水龙头里接取,每个洗手间都配备手纸、烘干机,有的甚至有一次性水杯,城市非常整洁漂亮,到处都是小别墅、学生公寓、学院教学楼或者商业街,不到五层高的建筑与带着浓郁的北欧风格的装饰让这里好似一个纯净质朴的世外桃源。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瑞典人的生活方式:悠闲得仿佛世界上没有急事儿似的。我们国际学生的接待处,开放时间竟然只有每天下午1点到3点;图书馆、店铺一般都10点开门,5点关门,就连超市也8点最晚10点就关门了;在瑞典有一个独特的政策——车要让人:当汽车驶过十字路口时,若有行人正在过马路,汽车必须停下,等待行人走过后才能继续行进,因此瑞典人过马路时也是不慌不忙的;等到晚上,几乎所有店铺都关门了,除了酒吧,这时无所是事的瑞典人就会走出家门,三三两两出去泡吧、party,点一些啤酒、伏特加、朗姆、琴酒、葡萄酒等,开始牛饮、跳舞,疯狂大笑,直至凌晨12点,然后醉醺醺地回家,这可以说是他们全年进行的、尤其是冬天进行的,最普遍的娱乐活动了。

    仔细想想,瑞典人的确没什么值得着急的事。瑞典的人均GDP54000美元,居世界前10位,他们享受着高收入和高福利(当然还伴随着高税收),医疗、养老都由国家负责,甚至博士生都有每月2万瑞典克郎的补贴。

        刚接触一堆高鼻梁深眼窝的外国人,我有些怯场,担心自己的中式英语会被人笑话。但后来我发现隆德的大部分人都非常友好,不会因为你的口音而笑话你,而一些来自欧洲其它国家的交流生,对同是交流生的我就更友好了,我还交到了好几个外国友人呢(可惜回国后上不了facebook,只能偶尔通过邮箱联系了)。北欧几国是世界上除母语为英语的国家之外说英语最好的国家,瑞典从四五十年代就开始普及英语教育,把英语列为学生的必修课,所以即使五六十岁的老人英语也说得不错。瑞典人普遍很友好很有礼貌,刚来时好几次我拿着地图站在路边疑惑自己到底在哪儿,这时就会有热心的瑞典人路过、停下来,热情地为我指路。

        瑞典的学习方式也和中国有很大区别。首先,我们交流生是没有班级编制的,听课之外的时间完全由自己安排,有的人选择回寝室玩电脑,也有人选择去自习室复习;其次,平时作业大多以小组作业形势布置,并要求学生以小组报告形式当众展示,这既锻炼了学生团队协作的能力,又增强了学生当众展示自己的魄力。瑞典隆德大学是全球排名88的学校,以严谨的学术氛围和卓越的文科研究著称。图书馆几乎每天都坐满了自习的学生,教材和各种参考书总是供不应求。我选了与经济、管理相关的共5门课,其中business policy marketing2门在前两个月,corporate financeinternational business project management 3门在后两个月。5个月的课程学习中,我通过做小组作业、与同学聊天等方式,认识了不少外国朋友,通过当众展示小组工作的成果,我的勇气与表达能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几门课程都让我受益终生:business policy 讲述了如何进行产业的情况分析,